青春何妨多些選擇

核心提示: 下,對于衆多準畢業生而言,“畢業即就業”的現象已經成為了“遙遠的回憶”,在這個“研研夏日”繼續深造成為了越來越多人的第一選擇。

安星予

當下,對于衆多準畢業生而言,“畢業即就業”的現象已經成為了“遙遠的回憶”,在這個“研研夏日”繼續深造成為了越來越多人的第一選擇。誠然,作為教育主管部門和招生機構為選拔研究生而組織的專業考試,考研不僅要通過全國統一命題的初試,還要“過關斬将”“各顯神通”通過招生單位自行命題的複試,其難度系數不言而喻。然而,“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招考難度并沒有影響“考研大軍”的日益壯大,有數據顯示:2019年大學在校畢業生研究生報考人數達到290萬,創曆史新高,而到2020年,考研人數預計将突破300萬;且通過梳理2018屆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發現,“雙一流”高校本科畢業生的考研率更高。

那麼,緣何越來越多的畢業生會成為考研的擁趸?甚至在“一朝铩羽”後依舊“越戰越勇”?改變學校背景出身,提高就業競争力絕對是考研的首要動機。但是對于另外一部分畢業生而言,由于沒有做好就業準備以及為就業“備胎”,或者因暫時不想就業、延遲步入社會而選擇“逃避式考研”的人亦不在少數。沒有做好職場“宮鬥”的準備怎麼辦?考研!貪戀校園生活的單純美好怎麼辦?考研!個人婚戀觀與家長大相徑庭被逼婚怎麼辦?考研!然而,“逃避式考研”真的能達到自己“逃避”的目的嗎?而在考研的過程中和讀研之後,這些問題便迎刃而解了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因為所有造成“逃避式考研”的根本原因,其實是源于畢業生内心世界的迷茫與惆怅。正是青春期對于未來目标的不确定和不清晰,才會造成最終“走投無路唯有考研”的尴尬結局。

然而,對于這種“青春茫然期”的“考研指向”實在無須苛責。多一分理解更多一份等待,才是靜候“陌上花開緩緩歸”的最佳狀态。畢竟,誰的青春都曾迷茫,我們亦都是在自我成長的道路中,磕磕絆絆、亦步亦趨的撥開層層迷霧,才最終有幸與那個堅定自信的自己把酒言歡的。況且,與其在迷茫混亂中步入社會、踏入職場,倒不如利用備戰考研的堅韌時光和讀研的兩年光景,在自我提高中實現自我沉澱,在自我積累中完成自我選擇。再者,就算是考研失敗或者讀研後依舊迷惘也“不叫事兒”,畢竟,“曆經此劫”方知“此路不通”,當頭棒喝也有醍醐灌頂、醒腦清神之“功效”。更甚者,與混沌度日浪費青春相比,考研這一“選項”從本質上實在是“高級多了”。

因此,無論是公衆還是全社會輿論氛圍,面對大學生“逃避式考研”的現象,重要的是給予他們走出這段“青春困境”的正确指引。要允許他們“逃開一下”,允許他們“再準備一會兒”,畢竟,我們都經曆過這段“艱苦的時光”,都是在一次次的自我審視、自我試驗、自我否定與認同之中,得到了重塑和成長。因此,就算是“本領恐慌”在作祟,那麼讓畢業生們在曆練與實踐中增強本領、戰勝自我,哪怕是失敗後認清自我,讓他們多一些“青春自主權”,讓青春多一些選項,又有何妨?

責任編輯:實習編輯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