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單車如何與城市共存

核心提示: 8月1日《丹陽日報》刊發《小黃車“爛尾”後留下“一地雞毛”》的報道,說的是小黃車的事情。

周竹生

8月1日《丹陽日報》刊發《小黃車“爛尾”後留下“一地雞毛”》的報道,說的是小黃車的事情。小黃車作為網約時代的新寵,2017年投放市區。無樁單車,掃碼共享,立馬可騎,随取随用,随停随存,方便實惠,一開始為衆多年輕人稀罕和喜愛。但是誰也沒有料到,當初還嫩黃嫩黃鮮黃鮮黃橙黃橙黃的小黃車兩年不到就黃了。小黃車在該有的投放點越來越少,在背街小巷、小區樓道、城區邊緣等不該出現的地方越停越多。停的不是地方,還不是最糟糕的問題,最糟心的是小黃車不斷遭殃,被人大卸八塊的,開膛破肚的,斷腿斷胳膊的,輪胎被擰了麻花的,應有盡有,醜不勝收。從當初亮眼的城市風景一下子淪為影響市容的城市“牛皮癬”,最終被清進了南二環橋下的公共自行車收容所。

小黃車遭遇不幸,有多方面的原因,自身的可能是理想過于遠大,擴張過于盲目,理想過于美好,現實卻是無情。小黃車提出打造全球領先的無樁共享單車平台,讓世界沒有陌生的角落,要進入21個國家,250個城市,擁有2億用戶。資金鍊如何有力驅動?這是第一大難題。果然小黃車在此掉鍊子,融資困難,因拖欠貨款,官司纏身。行業競争如何應對?在有利可圖就一哄而上,要活大家一起活,要死一起死的商業經濟模式下,除了小黃車,摩拜單車、優拜單車、小藍單車、小鳴單車還有小蜜單車、酷騎單車、騎呗單車、小鹿單車、熊貓單車如雨後春筍鋪天蓋地“虛胖”而來,來容易,生存不那麼容易。如何應對形形色色的共享者力大力小的手腳,不至于遍體鱗傷,傷痕累累,更不容易!

共享單車如何與城市共存?需要解決的問題肯定不單單是這些。我所列舉的三類中前面兩類基本與我們無關,我們管不着,管不了,那是單車本身的問題。共享單車遭殃事關文明,我們所說的是共享者本身的事情,如何共享,和平共處?

共享有規則。不想面面俱到,僅僅是停放,必須按照要求停放,不能亂停亂放。停放不能妨礙行人通行,不能停放在通道出入口、綠化帶、盲道,不得停放在影響消防安全的區域,不得影響商家店鋪的正常經營,不得影響市容。停放必須便于共享者發現和使用。一些使用者為了自己的私利,把單車停放到自己的院子裡、樓道上或者僅是自己所知的隐匿處。共有共享成了私人專屬,流動的動車成了停止的不動車,單車流動共享的屬性大打折扣。

共享要包容。既然允許共享單車進入,城市的相關部門就要聯系單車提供方對一個城市的需求量作事先的研判,确定數量規模,劃定指導性的投放區域,設立指導性的範圍标志,制定合理使用的規則。為什麼城管部門管理的“小綠車”相對于其他共享單車運行比較正常,效率最高?就是因為城管部門以卡管車,以樁駐車,防止了單車滿天飛,飛走飛散,車壞車毀。如果沒有從規則制度上設立準入門檻,任其蜂擁而入。進入之後一旦出現問題,就開始圍追堵截,清理門戶,掃地出城,那麼不管什麼樣的共享單車都是兔子的尾巴長不了。我們常常可以看到一些單車收容場地,幾千輛、幾萬輛的單車密密麻麻,堆積如山,成為一堆廢鐵,資源浪費,十分可惜。

共享要文明。打敗共享單車的有可能并不是競争,也并不是管理,而是不文明的粗鄙粗暴行為。共享單車的車況直接影響其使用,而共享單車的車況跟市民的素質成正比,跟城市的文明成正比。文明程度高,車輛的保護就好,損壞就少,使用就良好。最簡單的道理,如果文明使用單車,排放有序,單車完好無損,那麼單車就使用方便,管理部門也用不着為胡亂停放,毀壞嚴重,有礙觀瞻的共享單車清場。不文明的行為對共享單車的殺傷力有多大,《丹陽日報》的報道已經給我們描述了一隻活雞是如何被傷害成為“一地雞毛”的。單車被騎到了十分偏遠的河邊,工廠的深處,有吊在樹上的,也有被扔在河裡,停在大橋的人行道的中間地帶的,也有被沉塘給烏龜王八魚蝦使用的。有被刷漆換鎖成為私家使用的,有被手癢心狠的無聊之人整成殘廢,直接趴下倒地的。心狠手癢的,高擡貴手,止癢留情,豈不善哉!

共享的前提是共同保護,缺少了這一點,不要說單薄的單車,就是裝甲車坦克也會被拆得散架,成為“一地雞毛”。

“小黃車”要走,“小藍車”來了,希望走的走好,來的來好。

責任編輯:實習編輯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