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逮鼠記

核心提示: 我的童年生活過得有滋有味。譬如,搗鳥蛋、捕麻雀、套知了、鬥蟋蟀等等。而儲存在我記憶深處的還是一次精心設置陷阱、捕捉灰鼠的趣事。

■劉金義

我的童年生活過得有滋有味。譬如,搗鳥蛋、捕麻雀、套知了、鬥蟋蟀等等。而儲存在我記憶深處的還是一次精心設置陷阱、捕捉灰鼠的趣事。

一個周末,我和夥伴們将床前那裝滿黃豆的大缸騰出,在裡面盛上半缸水,放上兩根漂浮的高粱杆,再在上面攤上一張舊報紙,放上母親炒過并碾碎的花生米,在上面滴上幾滴麻油,用作誘餌。夜裡為觀察老鼠的行動,我還在缸邊放上一張木椅,再在上面攤上一張油紙,同時将煤油燈芯擰弱,讓微光照着缸口。

不多會兒,大灰鼠“叽叽”地吵着出洞了。這時,趴在蚊帳裡邊“偵察”的我來了精神。油紙“嘩嘩”地響了,進而,它又跳至缸邊。借助微弱的燈光,我發現它擡起頭,東望望,西聞聞……

嗅覺告訴它,那香味來自缸内。它“謹慎”地沿缸邊走了幾個來回,未見威脅,便大膽地縱身跳入缸中。豈料,它上當了,非但未嘗到美味,反而掉入了陷餅。我們高興地擰亮燈心,向缸邊沖去,同時高興地大嚷:“哦,抓老鼠噢,抓老鼠噢!”

隻見那灰鼠拼命地向高粱杆上爬着。然而它越想使勁,高粱杆越發翻滾得厲害,幾次徒勞的努力,它徹底失望了,便沿着缸邊遊着,直至體力耗盡。然而,我并不情願讓它溺水而死,在夥伴的協助下,當即用線繩拴住它的尾巴,再放入籠中禁閉起來。

次日一大早,我和小夥伴們來到空蕩的院子裡,将拴鼠的線繩牢扣在一塊磚頭上,我們幾個圍成一圈。老鼠見了人便害怕地沿着線繩在院裡轉圈圈。我們不斷地跺足擊掌引逗它,幾個回合下來,那灰鼠已力不能支,伏在地上氣喘籲籲,動彈不得了。我當即宣布:“經報請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批準,鑒于老鼠為四害之首,罪大惡極,特宣判為死刑,當即執行!”

小夥伴劉榮龍挽了挽袖口,自告奮勇道:“由我來執行!”他撿起磚塊,大步走向大灰鼠,果斷地向灰鼠頸部壓去。

責任編輯:實習編輯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