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醫從商,在汽配行業演繹精彩傳奇

核心提示: 上世紀九十年代,市場經濟大潮湧動,“下海”“經商”等成了社會的熱詞。在新橋,林林總總的家庭加工作坊像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汽車零部件小微企業比比皆是。

本報記者 鵬翔 通訊員 張雷

人物名片:

陳建林:1960年2月出生,江蘇林泉汽車裝飾件公司董事長,中國汽車行業中小企業聯合會副會長,國家汽車零部件産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副理事長,丹陽工商聯副主席,丹陽汽車零部件商會會長,丹陽市人大代表,丹陽慈善總會理事。

新橋,是長江邊的一個江南水鄉。出生在這裡的陳建林常到長江裡摸魚摸蝦,在江水裡“泡大”,所以膽子也比一般孩子大,别人不敢想的事,他敢想;别人做不成的事,他能做成。村裡的老人都說:“這娃有靈性,有韌性,将來會很有出息!”

辭職“下海”弄潮

異鄉奮力打拼

1977年,陳建林高中畢業,面臨人生的選擇,但是命運似乎跟他開起了不大不小的“玩笑”:他參加了農業學大寨工作組,卻因為家庭成員的政治成分問題,被退了回來;他兩次報名參軍,一次因為體檢不合格,一次因為超齡幾個月,都沒能穿上一身夢寐以求的“橄榄綠”。

無奈之下,陳建林選擇當了一名“鄉村醫生”。這一當,就是近10年時間。由于收入不高,加上成家後需要更多開支,腦子靈活的他一邊工作,一邊開始做點小生意,以貼補家用。雖然生意都是“小打小鬧”,但是陳建林發現自己原來就有點“商業頭腦”。

上世紀九十年代,市場經濟大潮湧動,“下海”“經商”等成了社會的熱詞。在新橋,林林總總的家庭加工作坊像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汽車零部件小微企業比比皆是。許多新橋年輕人到處跑供銷,拉業務,漸漸鼓起了腰包。陳建林看到了,不免十分心動,他毅然辭職,一頭紮進了市場經濟的汪洋大海。

當時,新橋跑業務的人“碼頭”意識比較強,新“入局”人員很難找到立足之地。陳建林把目光投到了臨近的小河鎮,他入職了小河一家小汽配企業。從業務員,到供銷科長,到廠長,陳建林一路幹得風生水起,把企業搞得紅紅火火。由于經營業務突出,他還當選了小河鎮黨代表、人大代表。

2000年前後,企業改制的風潮四起、聲浪漸響。小河鎮領導看中陳建林的經營才能,要把廠子改制給他,但是陳建林婉言拒絕了;又要把小河農具廠改制給他,他說了一句“朋友在那做廠長,我接手不大好”,就沒了“下文”。

其實,在陳建林心中,一直有個夢想,就是有朝一日,他要回鄉辦廠。還在他在小河當廠長的時候,時任新橋鎮黨委書記的馬耿良沒少找過他。每次見面,馬耿良都告訴他,政府有什麼扶商政策,地方汽配産業發展狀況,并遊說他回家鄉辦廠。雖然多年在外打拼,陳建林也時常回家鄉,他看到了家鄉企業零部件産業的蓬勃發展,返鄉創業的心念也日益堅定了。

返鄉艱難創業

大展商業才能

在2000年,陳建林帶着妻子回到了新橋鎮,他用在小河賺到的十萬元,在原東方汽配廠買了一間廠房,添置了生産設備,開始了困難重重的創業路。因為不是法人代表,廠子貸款比較難,陳建林就一家一家銀行跑。雖然在一些銀行吃了“閉門羹”,但是最終信用社、工行等向他“敞開了大門”。為了早出生産效益,也為了節省開支,陳建林帶着家人吃住都在廠裡,一間簡陋辦公室,也是睡覺的地方。“辦公室裡有一張木質舊沙發,白天讓客戶坐,晚上當床睡。白天把被子、墊子塞進沙發底下,晚上再拿出來用。”對于創業之初的艱難情形,陳建林仍然記憶猶新,曆曆在目。

兩年後,廠子有了不錯的效益,陳建林又貸了一筆款,從而征用了50畝土地,蓋起新廠房,創辦了林泉公司,主要生産汽車保險杠、儀表闆、門護闆、汽車外裝飾件、汽車内飾件、汽車頭枕、沖壓件等産品。

公司創辦伊始,陳建林就不做農用車的産品配套,隻做乘用車的産品配套。他說:“農用車配套市場是小學生做的,卡車配套市場是中學生做的,乘用車市場是大學生做的,我們是直接上大學。”

一心想讓企業“直升大學”的陳建林,開頭就幹了一件讓業界驚歎的事情:他一次性投入3500萬元,購置了世界先進的模塑生産設備。其中,就有一條投資上千萬元從日本引進的低壓雙層注塑生産線,它是當時國内最先進且惟一的生産線,不僅生産出的産品質量精度可精确到微米,而且也更環保。

周圍的人都覺得他不可思議,甚至是在賭博。因為當時企業剛剛成立,尚未産生任何經濟效益。但是,兩年後,陳建林的“瘋狂”舉動帶來了很大的市場價值:用這批設備生産的産品特供馬自達公司,公司也成為一汽轎車新車型“奔騰”的首批42家國内配套商之一。

對于汽車零部件企業來說,模具是很關鍵生産要素。在資金還不很充裕的時候,陳建林是丹陽業界第一個跑到日本去開模具的。當時,在日本開一套模具需要24萬美元,而在國内,同樣一套模具最好的也隻需30萬元。後來,為了做好現代聖塔菲的内飾件項目,陳建林又花490萬元去韓國開模具。如果在國内,這套模具的價格不超過200萬元。

金融危機爆發後,上遊原材料價格猛漲,下遊主機廠又拼命降價,将中國的零部件企業緊緊擠壓在中間,利潤空間越來越小。沒有特色的産品和弱小的競争力,使不少企業嚴重虧損,在生與死的邊緣線上苦苦掙紮。而陳建林瞄準了大多數小企業看來高不可攀的中高檔車市場。在他看來,中國的汽車市場,很大程度上其實是跨國公司在競争,全球的車型都已進入中國,這是個嚴峻挑戰,但也是個千載難逢的機遇,因為根據韓國人的“藍海戰略”理論,開發和生産中高端産品,可以避開激烈的市場競争,取得獨特的優勢。

随即,陳建林就與北京化工研究院、江蘇大學、北京理工大學、長春汽車研究所建立或加強了長期的産學研合作關系,并與整車廠合作研發新産品,每年技術研發費用都占銷售額的20%以上。同時,他圍着整車廠進行生産“布局”,在長春、青島、柳州、佛山等地建立了分公司,組建了林泉集團,把集團的生産車間直接搬到了整車廠的“門口”。結果可想而知,不僅一汽集團把特種用車内外飾件的研發和制造訂單交到了他手中,而且奧迪、大衆、奔騰、大紅旗、馬自達等中高端品牌汽車的内飾件訂單也像雪片般飛來。

2015年9月3日,是陳建林感到最自豪的一天。當天,紀念抗日戰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戰争勝利70周年大閱兵式在天安門前隆重舉行,習近平總書記乘坐的紅旗禮賓車檢閱受閱部隊,這輛車的内飾件正是由林泉公司獨家生産。此外,大閱兵中150多輛紅旗備用檢閱車、總指揮車、外國領導人用車、國家常委用車、後勤車的内飾件都是“林泉制造”。陳建林說:“公司産品有機會在閱兵大典上亮相,能為閱兵出一份力,感到十分光榮!”

其實,中國具有長遠眼光的中小企業不是很多,對于衆多的汽車零部件生産企業來說,大多還不敢有太長遠的打算,而且大多數是将做大、做強當成自己的發展目标。但是,陳建林顯然想的不同,他看重的是未來,并把“專、精、特”植入了企業的創新基因中,使得企業保持了健康、快速、可持續發展,并獲得了“全國高新技術企業”等諸多殊榮。

在辦好企業之外,陳建林還懷着赤誠之心,積極服務社會。近年來,他擔任丹陽商會會長職務,從商會日常工作,到商會服務企業、到搭建會員企業與政府橋梁……他事必躬親,日夜奔波,因為他不僅要當好林泉的“掌門人”,還要當好商會的“家”。每年,他還為丹陽的慈善公益事業,鎮村裡的修橋造路、扶貧助學、關愛老人等慷慨解囊,奉獻愛心……

 

責任編輯:王淵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